烧瓶

暗涌是我记得最深切的故事,也是最不深切的故事。比如,我不记得那天是否下了雨,不记得少天倒在了哪里,也不记得当时他们穿着什么样的衣服。但我忘不了的是当初我看到它的时候,那种深重的压抑。

这不会是我唯一一次画这个场景。我觉得这个画面应该用更好的构图来展示,现在我的能力达不到,但总有一天会的。

神使卡米尔告诫道:“如果你再违抗雷狮的命令,你将忍受更大的痛苦。雷狮将用闪电劈开峥嶙的峡谷,把你的身体埋葬。即使你重新回到阳光里来,雷狮凶猛的鹰和狗也会把你撕成碎片……你仔细思考,不要以为顽固比谨慎好。”

安迷修答道:“你惧怕你的主子,就向他致敬祈祷吧,我 一点也不把他放在眼里。让他扔出雷霆和狂风扰乱天空吧,让飓 风吹得大地动摇、海浪猛冲吧,苦难不能使我屈服!雷狮,你的统治不会永恒。”

(文段选自《被缚的普罗米修斯》,当然名字被我改了……)
突然觉得这一段好适合雷安啊,鹰和狗,就是帕佩嘛。
有没有太太写啊?

我果然还是喜欢画女孩子……

这大概就是我对喻黄的理解了……

“光和大海的相遇”

重刷无头……静临初心啊

瞎涂了一个休伊……
(爸爸真好看)

顺便安利永生之酒!

大概是第二赛季相遇的转账号卡……
两个心脏一台戏~一个烦烦很懵逼~
反种族歧视大会,巫师代表索克萨尔、人类代表夜雨声烦、植物代表王不留行什么的……

大佬喻和杀手黄?黄最后死掉了。
反正是be就是了。

画的时候想起了我们历史老师评价马克思与恩格斯的一句话:“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,必然有一个默默付出的男人。”

听说快万圣节了?
然而还早着呢。


喻文州:非人类集会上唯一一个人类,是个非主流的巫师,很有钱,是集会的赞助商……

黄少天:游灵,因为生前话太多,所以被判官罚死后不能说话。目前正寄宿于喻文州家中,偶尔帮他打打下手。

周泽楷:恶灵血枪手,因为生前伤害了太多女孩而对判官罚死后必须戴着面具,只有万圣节时非人类集会上才能摘下来。

孙翔:怨灵狂剑士,是孙哲平转世后的第二任狂剑士,因为想不起来自己怨恨的是什么所以滞留人间。对某叶死神十分有想法。

没错那个恶趣味的判官就是……

不是我啦,也是某个角色。